• <object id="k8baj"></object>
  • <optgroup id="k8baj"></optgroup>
  • <i id="k8baj"><option id="k8baj"><listing id="k8baj"></listing></option></i>
  • 當前位置:首頁 > 教育科研 > 課題研究
    淺談智力障礙兒童的隨班就讀
    來源:    作者:祖怡娜    發布時間:2015-01-12    瀏覽次數:86411     【 】    【關閉

               淺談智力障礙兒童的隨班就讀

            摘要:智力障礙兒童的隨班就讀,能讓智力障礙兒童不必去離家很遠的培智學校或特殊學校去上學,可以就近去普通學校的普通班接受教育,這樣即省去了在路上耽誤的時間,也避免了家長擔心孩子進入特殊學校,客觀上被貼了標簽,影響孩子身心健康的發展;智力障礙兒童隨班就讀還增加了智力障礙兒童與普通學生接觸的機會,使其能和同齡的正常兒童一起學習,一起生活,對促進他們和正常學生一體化,實現教育融合,提高他們的社會適應能力很有好處;此外,也為普通兒童接納特殊兒童提供了機會,使他們學會關心、愛護及幫助他人,成為品格高尚的人。

    主題詞:輕度智力障礙兒童隨班就讀


    一.智力障礙兒童的定義

    智力障礙兒童就是智力發育低于一般兒童的水平。那么,到底什么算是智力發育水平底下?它的含義是什么?

    智力發育水平低下,也稱智力落后,就是我們常說的智力障礙。智力障礙是發生在兒童發育時期的智力殘疾,也就是正處在智力發育階段的兒童,由于各種因素導致了大腦組織的發育障礙,所以,這些兒童的智力比別的孩子差,主要表現在感知、記憶、語言和思維方面的障礙。在幼兒時期主要表現為大運動、語言、精細動作和社會適應能力全面落后;在學齡期主要表現為學習成績差,較輕的智力障礙者一般只能接受小學教育,很難接受初中教育。

    通俗的說,凡是智力水平落后于同齡人智力的兒童就是智力障礙兒童。但從科學意義上來說,智力障礙的概念就不是那么簡單了,它涉及醫學、社會學、教育學、心理學等諸多方面的因素。

    智力障礙的定義有多種。最早、最直觀的對智力障礙的描述是由杜爾(Doll)提出的,他認為:“智力障礙的特征為社會無能,智力低常,發生在發育時期,成熟以后定型,起源于身體原因,無法醫治。”隨著社會的進步、科學技術的發展,智力障礙的定義越來越全面、統一、越來越被國際社會所認可。

    美國智障協會早在1921年就首次提出了智力障礙的定義,此后又做過九次修訂。最近一次,即2002年第十版的定義是:“智力障礙是在智力功能和適應行為兩個方面存在顯著限制而表現的一種障礙。智力障礙發生于18歲以前。”由此可見,判斷一個兒童是否智力障礙,必須考慮三方面:一是智力,二是社會適應能力,三是年齡。三者缺一不可。

    殘疾人是人類社會的特殊群體,智力障礙兒童則是這個群體中最需要關注的群體。

    那么,對于輕度智力障礙兒童而言,接受教育的最佳模式是什么呢?目前為止,絕大多數的輕度智力障礙兒童都選擇在普通學校的普通班級就行隨讀,就是我們常說的隨班就讀。那么,到底什么是隨班就讀呢?下面讓我們一起來了解一下。


    二.隨班就讀的定義

    隨班就讀的形式在我國早就存在,但是隨班就讀一詞的正式提出最早見于1988年公布的《中國殘疾人事業五年工作綱要》(1988年——1992年)的第42條:“堅持多種形式辦學。辦好現有的盲、聾和弱智學校,新建一批特教學校。同時,采取有力措施,積極推動普通學校和幼兒園附設特教班,及普通班中吸收肢殘、輕度弱智、弱視和重聽(含經過聽力語言訓練達三級康復標準的聾童)等殘疾兒童隨班就讀。”

    我國的隨班就讀是指:在普通學校的普通班級接納1~2名(最多3名)輕度殘疾兒童——主要是視力、聽力、智力殘疾兒童——使之接受特殊教育的一種特殊教育的組織形式。如果殘疾兒童不是在普通學校的普通班接受教育,不能稱之為隨班就讀。但是,如果殘疾兒童雖然在普通教育機構里,卻沒有得到他們需要的特殊教育,也只能是看作肢體性隨班或社會性隨班。

    所謂肢體性隨班就是特殊學生只是身體在普通班級里,但并未得到他們需要的教育;社會性隨班是指特殊學生和普通學生能一起活動、相互接觸交往,但同樣未能得到他們需要的補償性教育。雖然社會性隨班的效果好于肢體性隨班,但由于沒有給特殊兒童提供適合他們所需要的教育,也并未真正做到“就讀”。

    對隨班就讀的學生除了按普通教育的基本要求教育外,還要針對隨讀生的特殊需要,提供有針對性的特殊教育和服務,對他們進行必要的康復和補償訓練,努力使他們和其他正常學生一樣,學會做人,學會求知,學會創造,學會合作,學會健體,學會審美,使他們在德、智、體、美、勞諸方面得到發展,潛能得到開發,為他們今后自立、平等地參與社會生活,成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紀律的社會主義事業的建設者和接班人打好堅實基礎。

    輕度智力障礙的兒童隨班就讀有什么意義呢?隨班就讀的形式能否更好地促進輕度智力障礙兒童的身心發展呢?這些問題引起了特殊教育工作者的廣泛關注。


    三.由案例看輕度智力障礙兒童隨班就讀的意義

    案例:輕度智障學生的隨班就讀

    楊某,女,普校五年級隨讀生,輕度智障。以前在離家較遠的一所培智學校讀書,由于上學路途太遠,家人沒時間接送,于四年級上半學期轉入離家較近的一所普通學校進行隨班就讀。該生適應性行為輕度低下,智力障礙導致數學邏輯思維差,抽象概括能力差,起初僅會計算5以內的加減法;但機械識記較好,日常交流、活動、運動、自理能力都接近正常兒童。據該生家長反映,該生在普校很乖、很聽話,就是學習上不去,不合群;在家卻很任性,吼家長、推搡家人,經常借故讓家長請假不上學。轉入新學校后,開始也不愿意來,纏著媽媽接送、陪讀,不愛說話,與人對視眼神怯怯的,沒來幾天就想請假。

    【案例分析】

    該生主要是心理方面的問題:成績不好導致自卑、孤僻、不合群,以致失去了兒童的天真爛漫、無憂無慮。兒童活潑好動,同齡小伙伴是他成長道路上不可或缺的部分。低年級學生間分化不嚴重,孩子感受不太明顯;隨著年齡增長,成績與同齡伙伴差距拉大,內心也越敏感。同學的疏遠、老師的顧及不周,孩子逐漸封閉自我,雖身處一個正常人群,卻得不到正常的交流、友誼和快樂。表面貌似很乖,內心卻孤獨、排斥這種氛圍,而又無力改變現狀,往往回到家發泄或逃避現實、請假不上學。

    對該生,擔任隨班就讀的老師應該揚其長避其短。其短處是學習能力弱,老師在文化課教學上應本著基礎和實用的目的,加強基礎知識和基本技能的訓練,語文培養基本的聽、說、讀、寫能力和數學的簡單計算、簡單的邏輯推理能力。其長處則是學習以外的事,如:她有勞動熱情,可以安排她值日、幫老師整理辦公桌、收發作業本;集體活動、體育運動、文娛活動時,不要帶任何偏見,正常孩子能做的她完全可以做,哪怕表現平平也要多鼓勵、表揚,還要表揚她所在組的同學團結友愛、互幫互助的精神。每個學生都期望得到老師的肯定和認可,期望得到同伴的友誼和尊重,那些意志脆弱、性格內向、學習較差的特殊學生,更需要特別的關心和善待,才能幫助他們消除心理障礙,樹立信心。班主任和任課教師除了學科教學輔導以外,更多地還要從隨讀學生的行為習慣、生活態度、同學交往、思想道德、意志品質等方面加強培養和教育,始終不忘他是集體的一員,不排斥、不放棄,共同幫助隨班就讀學生樹立樂觀向上的生活態度、積極的生活情趣和健康的心理素質。

    后來該生主動提出不用媽媽接送,自己每天高高興興地坐班車上下學;開學以來從不請假,每天早早來和同學值日,人變得開朗大方,上課能很好地跟上老師的思路,思維積極主動,回答問題聲音響亮,數學能又快又準的計算20以內的加減法。由于她有較好的社會適應能力,與同班同學相比各方面表現突出,現在是老師的小助手,開朗自信。

    由此案例看出:

    1.智力障礙兒童的隨班就讀,能讓智力障礙兒童不必去離家很遠的培智學校或特殊學校去上學,可以就近去普通學校的普通班接受教育,這樣即省去了在路上耽誤的時間,也減輕了家長的經濟負擔。

    2.智力障礙兒童的隨班就讀,有利于身心發展及其社會化,也避免了家長擔心孩子進入特殊學校,客觀上被貼了標簽,影響孩子身心健康的發展。

    3.智力障礙兒童隨班就讀還增加了智力障礙兒童與普通學生接觸的機會,使其能和同齡的正常兒童一起學習,一起生活,對促進他們和正常學生一體化,實現教育融合,提高他們的社會適應能力很有好處。

    4.智力障礙兒童的隨班就讀,也為普通兒童接納特殊兒童提供了機會,使他們學會理解和關心,成為人格完善的良好社會公民。

    5.智力障礙兒童的隨班就讀,還提高了廣大教師的教育教學水平,推進了教師專業化的進程。

    同時,智力障礙兒童的隨班就讀也存在許多值得我們注意的問題。


    四.智力障礙兒童隨班就讀應該注意的問題

    (一)座位安排

    對于智力障礙兒童而言,其位置的安排雖然沒有盲生和聾生要求的嚴格,但是,其位置的安排一定要在教師的視線有效控制內,以便師生進行有效地視線交流和教師對之進行視線控制

    (二)課前準備

    隨班就讀學生的課前準備非常需要教師的指導與幫助,首先進行學習動機的培養,教師要與家長配合好,要堅持不懈,要采取多種形式,切忌空洞的說教。一方面要激發學生興趣,另一方面要給學生創造成功的機會,讓他們有成功的喜悅與體驗。

    其次是做好預習工作,教師應給予關注、指點、同時助學伙伴或家長要具體輔導,重要是鞏固舊知識,彌補漏洞,為學習新知做好準備,以縮短與普通學生之間的差距,提高學習新課的效果。

    (三)關注的頻率

    上課時對其關注的頻率也是一個值得注意的問題。提問次數可以稍稍多于平均次數。特別強調,關注不僅僅指提問,視線交流、微笑等都屬于關注。

    (四)作業的批改與考試

    智力障礙兒童的作業,最好是全批全改,這樣有利于掌握其學習狀況;考試時,一些智力障礙兒童可能寫不出,也說不出,但他們確實明白,這時就可以使用讓其點頭或者搖頭來判斷對錯的方式進行考試或者回答。

    綜上所述,隨班就讀是輕度智力障礙兒童接受教育最佳模式。它有利于智力障礙兒童的身心發展,培養其社會適應性。但隨班就讀的同時,應該注意到智力障礙兒童的特殊需要,提供有針對性的特殊教育和服務,對他們進行必要的康復和補償訓練,努力使他們和其他正常學生一樣,為他們今后自立、平等地參與社會生活,成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紀律的社會主義事業的建設者和接班人打好堅實基礎。

    參考文獻:

    劉全禮《隨班就讀教育學》 P35-60 天津教育出版社 2007年4月1日

    華國棟《特殊需要兒童的心理與教育》P21-49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年8月1日

    徐蕾《讓隨班就讀滿足學生個體需要》

    [美]羅伯特.斯萊文. 教育心理學理論與實踐.第七版.姚梅林等譯.北京:人民郵電出版社,2006。

    夏正江.一個模子不適合所有的學生. 上海: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2008.

    陳琦,劉儒德.當代教育心理學.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07.

    張大均.教與學的策略.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

    胡江霞.談談學生素質發展中的學習策略問題.教育研究,2005.

    司紀偉,張慶林.自我監控策略的培養.學科教育,1999.

    陳會昌.道德發展心理學.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4.

    九九99线视频在线观看